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对中国石油和神华集团开展CCUS合作的思考 [复制链接]

1#
今年3月以来,为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推进节能减排,中国石油集团和神华集团在“红娘”——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简称石化联合会)的介绍下,一拍即合,加快在陕西、甘肃、宁夏和内蒙古地区CCUS的全产业链合作(二氧化碳捕集、运输及驱油埋存),受到业界高度关注。

  眼下,双方已到了“谈婚论嫁”阶段。在3月确定合作意向后,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中国石油两次专题听取长庆油田10万吨级先导性试验及百万吨级示范工程汇报,“生态大单”呼之欲出。

  值得关注的是,这场由央企责任驱动的“强强联姻”,不仅为我国带来生态财富,而且为走活能源产业战略发展棋局埋下伏笔。

  天时地利人和

  催生“生态大单”

  从3月“鄂尔多斯地区二氧化碳捕集、驱油、埋存”构想提出,到5月中国石油拿出方案并启动实质性工作,仅有两个多月时间。如此快节奏的“牵手”,在政府以及合作各方看来,则是“天时地利人和”使然。

  “天时”既是此次合作的出发点,又是落脚点。按照我国到2020年“两个倍增”目标,未来中国经济较长时期仍将处于高速发展阶段,能源需求巨大,2020年一次能源消费或将超过50亿吨标准煤。

  然而,在加快发展的同时,建设“生态中国”的指挥棒也要求能源企业加快转型。石化联合会领导介绍,2013年我国碳排放总量79亿吨,占世界总排放量的25%,应对气候变化的压力日益增大。

  要金山银山,也要青山绿水。二氧化碳驱油既能为煤炭清洁利用寻找排污后路,又是提高老油田采收率的接替技术,可谓“两全之策”。

  “能源金三角”鄂尔多斯盆地再为合作增添“地利”优势。中国石油规划计划部表示,鄂尔多斯不仅是“满盆气、半盆油”,还有“半盆煤”,地缘优势形成经济优势,这在世界上也找不到几个。

  “地利”给CCUS产业发展带来良好契机。据石化联合会统计,仅在长庆油田范围内已形成生产能力的煤化工项目就有8个,年副产高纯度二氧化碳的能力超过3000万吨。

  而近在咫尺的长庆油田,则为开展驱油并埋存二氧化碳提供了想象空间。

  当然,促成好事还要有“人和”。无论中国石油还是神华集团,对此次合作都表现出高度责任感。中国石油明确表示,此次合作不仅可实现能源企业可持续发展,而且将在国际上树起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石化联合会会长李勇武坦言,此次当“红娘”很有成就感,合作双方不仅认识一致,而且积极性很高,让他对建设世界水平CCUS产业基地充满信心。

  油企“牵手”煤企

  走活CCUS产业这盘棋

  长期以来,CCUS商业运作一直是世界难题。截至2012年,全球规模化的二氧化碳捕集、运输及封存示范工程共有75项,其中10余项取消,仅8项运行。碳捕集成本过高、只封存碳源无法获取经济效益等是主要障碍。正因如此,尤其是国内电力领域先行先试没有实现商业运作后,拥有高浓度优质碳源的煤化工企业和可将二氧化碳“变废为宝”的油企联手,成为CCUS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石化处蔡荣华认为,二氧化碳驱油找到了CCUS经济潜力最大的结合点。

  但不可忽视的是,此次合作要想走出成功的CCUS商业运作模式来,挑战还有很多。其中,必须克服技术、经济、安全方面的风险成为业界共识。

  客观地说,经过半个多世纪探索,二氧化碳驱油已取得重要成果。美国2012年二氧化碳驱油项目已达121个,年产量达到1587万吨,相当于一个大型油田规模。在国内,吉林油田、胜利油田、延长石油等也积累了丰富的二氧化碳驱油经验。

  然而,没有任何一套技术能直接在另一个油田推广。相比其他油田,长庆油田天然裂缝发达,易气窜,且实现混相难度大等都给二氧化碳驱油效果带来考验。

  此外,国内对二氧化碳永久封存的潜力和安全性尚缺少系统的评价理论和工程方法,注气后设备腐蚀带来的安全和成本压力等,都是制约商业成功的关键因素。

  正因如此,中国石油开展先导性试验煞费苦心。为确保试验成功,兼顾长庆油田两种不同地质条件,确定在姬塬罗1区和安塞杏河油藏北区同时开展先导性试验,而非初步设想的一个试验区块。

  为加快项目进展,中国石油还创新组织方式,充分发挥总部机关、勘探板块以及勘探开发研究院等各方优势,长庆油田做好现场组织实施总协调,引入二氧化碳驱油经验丰富的吉林油田提供总承包服务。此外,科技攻关、安全风险评估等工作也同步开展,以确保这个承载各方厚望的合作项目全速前进。

  “剩女”变身“靓女”

  驱动能源产业升级

  眼下正加快推进的年10万吨级先导性试验只是双方合作的第一步,如顺利,中期还将启动陕、甘、宁、内蒙古百万吨CCUS示范区建设,远期将进一步扩大规模。

  走棋布局的魄力,来源于能源企业对二氧化碳驱项目的战略考量。各方都寄望,此次合作不仅要交出“生态成绩单”,走出CCUS商业模式,还要成为能源企业转型发展的“试验田”。

  对于以中国石油为代表的油企来说,在主力油田先后进入开发中后期、新增储量劣质化加剧的趋势下,未来必须依靠无限的技术获取有限的资源。

  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宋新民指出,大量研究实践证明,注气技术是深层低渗透、超低渗、致密油和潜山等复杂油藏有效开发的利器,是目前能“看得见”的低渗油田三次采油技术,直接关乎公司有质量有效益可持续发展战略。

  从国内外实践来看,二氧化碳驱油可提高油田采收率10%左右。根据2006-2010年国家重大技术研究计划“温室气体提高采收率的资源化利用及地下埋存”项目分析和预测,全国约130亿吨原油地质储量适合二氧化碳驱油,可增加可采储量19.2亿吨,埋存二氧化碳潜力为50亿吨左右。

  如此看来,二氧化碳驱油不仅是近期长庆油田稳产上产的战略选项,也将成为未来国内油气发展的强劲驱动力。

  对于煤化工企业来说,此次合作不仅极为迫切,战略意义更不可小觑。眼下,环保压力越来越大,二氧化碳成为煤炭企业的“紧箍咒”。煤企若自行封存二氧化碳,不但代价高昂,且时刻都有憋停生产的风险。为碳源找个合适“婆家”显然是最佳路径。

  从长远来看,我国对二氧化碳排放的控制会越来越严。如果在此之前,煤企没有为二氧化碳找到出路,将直接危及企业生存。而眼下,如果油企、煤企此次“婚姻”幸福,二氧化碳由“剩女”变“靓女”。随着国内碳交易市场的成熟,煤化工企业或将改被动为主动,直接从二氧化碳减排中获益,“坐享”转变发展方式的果实。

  无论如何,此次合作多方已经迈出了争取发展主动权的关键一步。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我们相信,此次合作必将为能源企业走出一条兼具生态和经济效益的双赢之路。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